▲6月21日,透过操场大门的缝隙,隐约可以看到门内挖掘现场已被围起了红白蓝帆布。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摄

杜少平曾经的“马仔”亮亮告诉新京报记者,杜少平瘦瘦高高,看起来斯斯文文,不像其他“黑社会”老板一样喜欢戴大金表和戒指,初识者通常对他印象很好。

然而,一位杜少平贴身马仔对新京报记者说,杜少平虽然看起来斯文随和,实际却很小气、不仗义,“很多时候吃饭都是我请他,他请你吃从来都是很便宜的,从他那里拿一根烟都困难。”

此前,在新京报的视频采访中,另一杜少平团伙涉案人员姚才林说,“他这个人对钱财方面看得相当重要,所以他没几个朋友。他要你的时候(找你),他发财的时候不得找你的。”

姚才林说,他曾帮杜少平放六万块钱高利贷给别人,“他阴到什么程度?别人借钱,他喊我写个担保人,我在欠条上落了我的名字,之后他要不到钱了就来找我要。”

多名社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泼硫酸”事件后,宋峙霖曾离开新晃一段时间避风头,后来在别的地方犯事儿又躲回新晃,跟杜少平要“补偿”,杜少平觉得受到了勒索,不但没给钱,反而将他在其他地方的违法行为向公安机关举报,宋峙霖又被抓了起来。

这起十多年前的旧案突然被翻了出来,很多与杜少平相熟的人认为,与杜少平的为人有关,“他如果对他的小弟好一点,不那么吝啬,(这个事)可能还不会抖出来那么快。”

杜少平被抓后,6月21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辉煌一时的“夜郎谷KTV”已经关门歇业,台阶上布满灰尘,门口贴着白色封条,门上还有一张落款为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办公室的“催款通知”。

如今,有人已经敢拿他打趣,说他的“夜郎谷KTV”的名字一语成谶,他就像“夜郎自大”成语里的男主角,在一方土地称王称霸,却不知其实是自己不知天高地厚。

但仍有不少人心存忌惮,一旦有人在公开场合说杜少平的不是,身边就会有人小心提醒,“你不怕万一哪天他又出来找你呢?”

离开新晃后,曹云的烫伤处开始增生。她做了一个植皮手术,从肚皮上取出一块皮缝合在头部,伤疤一年一年淡化下去。

随着时间一同淡化的还有心中的伤痕。新京报记者最后一次见到曹云时,她一头长发披肩,说话时偶尔放声大笑,原本的爽朗豪气又回来了。

6月29日,曹云给新京报记者发微信说,“愿更多受害者能够沉冤昭雪!把那些为非作歹、胡作非为、以权谋私的保护伞绳之于法!愿好人一生平安……”

10月18日,操场埋尸案受害者弟弟邓晃平也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我们正在等待开庭。

(张航、曹云、张玉和、吴小准、杨木生、亮亮为化名)

88msc.com会员登入 菲律宾官方在线充值 申博138体育登入 申博游戏注册登入 菲律宾申博线上太阳城官方网游戏
网上赌球 88娛樂城咨詢站 2017熱門老虎機大全 分辮t老虎机下 皇冠即时比分网
申博在线私网代理登入 今天世界杯賽程 澳门网上娱乐网 菲律宾太阳娱乐官网 波音787圖片
申博在线游戏网址登入 聚星娱乐亚洲赌场 申博代理开户合作登入 宝马开户 3d獾306